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2018精准码报 -> 历史军事 -> 兵王无双

今天台湾码报资料: 1025:不是让我指导工作吗?行,我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二天。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赵东来开着张鼎风一辆不算很眨眼的商务车奥迪a8去了一趟御医阁。

    让他没想到的是,说好的不搞特殊化,结果门口一个大横幅写着“热烈欢迎赵医圣莅临我院指导工作”!

    按照接待规格,门口都会有院子里的领导等候赵东来。

    但赵东来发现,貌似除了这横幅之外,好像门口什么人也没有来接待他。

    赵东来进去御医阁大院后,给老中医打电话。

    结果他竟然没接。

    赵东来只能去问保安老中医的办公室怎么走。

    待他进入办公楼的地方,就看到这里的学徒和医生们都忙前忙后的在过道上走来走去,赵东来走到老中医办公室的地方,敲了敲门,然后发现里面也没有人。

    这时候他问了一个路过的某个院士的徒弟道:“知道洪院士去哪了吗?”

    “你是说洪老吗?”这个学生道:“好像去处理紧急的手术去了?!?br />
    赵东来恍然,这就不奇怪为什么没在门口接他了,电话也不接,那说明这个手术应该是临时紧急被送进来的。

    御医阁针对的是燕京这一亩三分地上的所有部分级别以上的病人,能被送进这里来的客人多数都是有点级别的,所以这些人也不敢怠慢,可以理解。

    “行,我知道了。谢谢啊?!闭远吹愕阃?,然后自己在洪老的办公室里无所事事的坐着等他了。

    赵东来等了很久,如果不是今天他真有目的性的,估计这会儿肯定要走了。

    但他也清楚一个手术特别是大型手术需要的时间非常煎熬。

    没多久,一个穿着大白卦的年轻医生走进了办公室,进来马不停蹄的来拿东西后,整准备出去,结果看了一眼赵东来,也没说过多的话,看他的样子很急,应该是洪老的弟子去帮忙手术了。

    等这个弟子回到手术室里的时候,里面的几个主治操刀的院士们都停了下来。

    然后纷纷摘下了口罩走出了手术室对外面火急火燎的家属们叹息道:“汪领导的情况很糟糕,白血细胞扩散了,这次能不能醒来都是个问题,最好做好心理准备?!?br />
    家属一个个如遭雷劈的跌坐在长椅上。

    “御医,就不能想想办法吗?就这么放弃了吗?”一个妇人抓着洪老的手哀求道:“求求你们了?!?br />
    洪老叹息一声:“夫人,我们还得商议到底要不要进一步手术,但您最好不要抱太大希望?!?br />
    此时,洪老的弟子低声对他说了一句:“老师,您说的赵医生是不是年轻的一个?我刚才去办公室看到有人坐在那里等着?!?br />
    洪老瞳孔放大:“对啊,我怎么忘了赵医生了?”

    说着,他赶紧跑向了办公室。

    几个御医和家属们都好奇他这么慌慌张张的去做什么。

    不一会儿,洪老带着一身休闲便衣的赵东来过来,路上好像对他说着什么病情之类的话。

    到了手术门口的地方,洪老直接把这位病人的病例书拿给了赵东来看。

    赵东来看了看以后,脸色有些凝重,这病情和当初了小语一样!

    他问道:“我需要看一下你们手术进行到什么程度,给我消毒过的衣服?!?br />
    洪老脱下了自己的大白卦给赵东来,赵东来套上了新的消毒手套和头戴以及口罩以后,就准备进去手术室。

    但被家属给拦住了。

    “你要做什么?”妇人没在这家医院里见过赵东来,以为他是什么实习生徒弟之类的:“洪老,这人是谁?为什么我没见过?”

    “夫人,他是赵医生,是我们名誉院士?!焙槔辖馐偷溃骸扒榭鼋艏?,先不跟您解释了?!?br />
    说着,他让赵东来进去了。

    赵东来一个人进去以后,不到几分钟就出来了,他出来以后,松了一口气道:“还好,你们的手术抑制细胞倒是还可以,不过撑不了多久,得马上需要手术?!?br />
    一位不认识赵东来也没和他打过交道的医生嗤之以鼻:“废话,不用你说我们也知道,但问题是,这手术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br />
    这医生说到这里,对那位分妇人道:“夫人,手术做到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等领导醒来你们珍惜他最后的时间交待一下后事,要么我们继续做手术,但百分之98的概率会失败告终?!?br />
    其他医生都复议的点点头。

    几个家属一下子也是没有了主见,这种选择是很为难人的。

    这位领导的子女都看向了母亲,因为作为老伴,她最有权利要不要和另一半说说话。

    这位妇人一脸哀伤的摇头无助的说道:“我只想他好好的不可以吗?他半辈子都在为部队军营里操劳,还没好好陪过我他怎么能就这么结束自己的生命呢?”

    几个医生都叹息了一声。

    “夫人,领导这病在我们这里帮他耗了十几年了,已经算是奇迹了?!焙槔咸鞠⒁簧?,他这时候也不想让赵东来接手了,因为怕赵东来处理不了会在其他院士面前丢人下不了台。

    赵东来叹息一声道:“他不会醒来了,他的生命气息很微弱,因为年龄摆在这里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手术继续做下去?!?br />
    那个刚才掐了赵东来的御医瞪了一眼赵东来,觉得这个人不时务!

    当着人家家属的面竟说一些丧气风凉话。

    “你说不醒来就不醒来?如果继续手术,他只会死在手术台上?!?br />
    “随便吧,你们是主治医生?!闭远闯断伦约旱耐诽鬃急缸碜?。

    但他转身的一刹那,他意识到自己这次出国的经历养成了他对人的生死看得如此淡然如此麻木不仁的态度。

    这有违背他此时穿着的大白卦。

    忽地,他又回头来看着这帮御医们道:“不是让我来指导工作的吗?行,我今天给你们好好上一堂课?!?br />
    说完,赵东来看着妇人无助又绝望大哀莫过于心死的样子,他道:“我有百分之50的概率可以帮你救活你老伴,有百分之20的概率能够治好他身上的病,但是如果你不做手术的话,他有百分之99的概率会死在手术台上,你选一个?!?/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